您的位置: 揭阳资讯网 > 星座

李冰冰我对迈克尔贝说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7:53:26

李冰冰:我对迈克尔贝说NO!NO!NO!

人物志Vol.57李冰冰:我对迈克尔贝说NO!NO!NO!  六月中旬,溽热的上海。酒店李冰冰[微博]的房间里,没有开空调,她穿着高领长袖T,长裤,坐在一群穿裙子和短袖的人中间,还是觉得冷,加上了一件薄羽绒外套。十分钟以后,酒店员工送上来两个取暖器。  李冰冰带着口罩,盘坐在椅子上,她已经咳了快两个月了。这样一个瘦弱、怕冷的姑娘,很难让人联想到《变形金刚4》里和大机器人并肩战斗的女战士。  努力勤奋、永不停息,这两个人有点闷的词是李冰冰身上最赫然的标签,已经成为了她的命运。因此而起,又无法终结——李冰冰的经纪人、妹妹李雪在很多年前,曾经这样规划李冰冰的演绎事业,“有了电视还要电影,有了电影还要商业,有了商业还要有专业奖项的肯定”。  现在看来,这对姐妹的梦想已经一一实现。电影有了,好莱坞电影《生化危机》《变形金刚》双双到手;商业有了,李冰冰是中国最多一线国际品牌代言的女星;专业奖项,金马百花都有了。但李冰冰这台永动机却停不下来。  结婚生子、成为导演、热烈的恋爱,当年李冰冰试图“齐名”的四小花旦们,早就在电影演员之外有了其他的生活。李冰冰却数年如一日的认真、勤奋地工作着,依旧 “没有时间留给自己”。她通过努力换来了国际大片《变形金刚》中硬朗惊艳的表现,为自己争取戏份争取空间,获得了绝无二话的江湖地位。而悖论的是,事业上取得的成绩越是耀眼夺目,现实中的孤单也越是突兀:在外媒Collider对 李冰冰的采访中,李冰冰说自己目前最想做的,是找到一个男朋友。这句话引得采访者大笑,他眼中,这那里还算得上是一个问题!  虽然李冰冰一身拍戏落下的病,虽然李冰冰评价自己的生活是“残缺”二字,但只要在水银灯下,她就忍不住楚楚动人。只要在片场,她就无法抑制斗志昂扬。“ 真正让我觉得内心充实的时候,还是工作。”她如此看待生活。没办法,她连贴个眼睫毛都要求“贴出一个新纪元”,李冰冰也解放不了李冰冰,眼下,她就活在这个自我设定的螺旋中,紧张的、认真的旋转着,或者内心深处不想停下来,或者根本停不下来。 监制、主编:陈弋弋 副主编:艾辉 采访:陈弋弋 撰稿:魏頔 :梵一 设计:陈瀚 摄影:夏祺 项目:很多   不能说句yes sir就完了,我必须提出我的看法:NO!  陈弋弋:你当时接这部戏的时候是怎么想的?因为你已经接过很多这种好莱坞的戏了,已经有一席之地了。这次想要什么?  李冰冰:其实对我来说,我是特别害怕让人说我又去打酱油,又去演配角。说实话,我今天已经是李冰冰了,对我来说名利已经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了。我拍这个戏有两个原因,第一我觉得挺难拒绝的,这么一个大制作我为什么不去呢?如果我不去,理由是什么?说得刻薄一点只能是不自信,戏份太少磕碜,你说和迈克尔-贝合作,李冰冰也好,或者中国最有名的演员也好,他也没有机会啊,你也得等他有戏拍的时候才能合作啊。  陈弋弋:你其实就是看到好的工作机会会hold不住?  李冰冰:但是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就是我这一次的英文会让所有人都觉得,李冰冰的英文还真是可以拎得起来说事儿的。我拍《雪花与秘扇》的时候不会说英文,那个时候每次来上海心里都有种恐惧感,每天早上都是六点起床,晚上五六点收工。我只要求半小时吃饭,一点不停立马去学英语。我飞到美国去做《雪花与秘扇》宣传的时候,连个翻译都没有,所有人都对我说,你没问题的,你是演员,你可以的。但是我真的好怕啊!不过终于让我捱到今天,我现在不用翻译,全部听懂,全部能表达,我觉得好开心啊!因为又进步了,《生化危机》的时候就已经进一大步。所以我接这个戏的时候,有一个很大的动力就是——看,又来了一次压力让我再进步。我必须扛过去,扛过去就进步了。  陈弋弋:不焦虑吗?你现在咽喉的问题是因为压力的问题吗?  李冰冰:是压力的问题,我不想丢脸,我真的有一个瞬间,觉得自己就是在代表中国,我特别担心采访的时候英文也不行,戏剪出来不好,特别担心。谢天谢地,现在戏出来大家都觉得不错,人物性格很强,也不跌份,戏是少了点,但它就是这样的大商业片,主角只能是变形金刚,不是人。所以,一颗石头落下来了,我争取了,虽然只能这么多。  陈弋弋:我知道苏月明这个角色,你是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,不断为它去争取。(李冰冰:几乎都是我争取来的。)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因为我们会觉得,大部分中国演员只要能拿到世界顶级大制作的一个角色,就乖乖的听导演话就完了,你还争取什么话语权啊。但是我想知道你自己争取的这个过程。你是从定妆开始就不满意?  李冰冰:是的,我真的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对导演,对工作人员说NO,戏份我不满意,我说NO。定妆我不满意,我说NO,角色的名字我不满意,我说NO,台词我不满意,我说NO。所有人都很吃惊,但更让我吃惊的是,导演真的是一个做事的人,他看结果,他能听得进我的意见,尊重我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戏份的中国演员,我的建议他几乎都采纳了。所以今天你们能在一个国际大制作里看到的我的几十分钟,真的是我争取来得。你知道,其实我一直很胆怯和媒体的朋友说,我在去之前是没有看到剧本的,但我之前真的没看到。我去之前,只听到公司说不会比《生化危机》少,当时我想,那还不错。但等我到美国,进了剧组,看到剧本之后,太失望了,戏太少。当然,戏不怕少,关键是要有人物,戏来了给你个镜头一句话不说,再给你个镜头说yes sir!sure!或者let’s go这种话没意思,那不就是露脸吗,这种就没有价值了。  陈弋弋:这时候你就在想我这个决定不对?  李冰冰:是。我觉得我做错决定了。我当时给我经纪公司打,我跟他们说我不想演了。  陈弋弋:你当时已经到美国了?  李冰冰:对,但是他们还是不想给我看剧本,因为导演一直说我还没有写完,他说得没有写完,我理解的意思是还没有把我的角色写出来,说这点戏肯定不止,我要给你想更多的戏,但是他没空。这个世界上,没有一个人敢和迈克尔-贝说不,剧组所有人都怕他,我不怕他,因为我真的可以不拍。所以我告诉他的制片,我说这种情况我不想拍了,来之前你们应该把剧本给我看,那样的话我不可能来。第一我不想发生像《钢铁侠》那样的事(注:《钢铁侠3》2013年5月上映时,该片分国际通行版和中国特供版两个版本,演员范冰冰[微博]的戏份只出现在特供版里),他说放心我们只有一个版本,我很激动说你这样的剧情和戏份让我很难做,你找我不就是为了中国吗?这样的一个角色,中国观众是不会喜欢的。  陈弋弋:这角色名字也是你给改的吧?  李冰冰:我改的。原来那个剧本拿过来一看,名字叫廖秀梅,我说这名怎么当科学家啊,一点时尚元素都没有,现在还有多少中国人叫这种名字,这不要命吗!我们工作室就开始起名字,后来他们择了“苏月明”,月比较有女性的特点,明有感觉比较精明和干练。头发也是,之前几天化妆师给我弄的造型,完全失败。你知道我对造型是非常苛刻的,在国内,每次杂志拍大片,我真的非常苛刻、细致,我已经把自己的脸研究得非常透彻了,我很清楚应该怎么打造自己。举个例子,我贴一条眼睫毛都跟别人不一样,我跟我的化妆师说,冰冰姐贴一条眼睫毛都能贴出新纪元!每一个角度,每一个细节,我都研究透了。所以,剧组原来的化妆师给我造完型,我一看就疯了,这完全是二傻子,当然不怪他们,他们不熟悉东方人的脸型和发质。我自己去找导演,然后还没说几句,我就哭了。导演对我特别好,他拍着我的背说,我们可以换造型师,化妆师。后来几经波折,好歹换了一个靠谱的,我和造型师一起商量,定的发型和服装。  陈弋弋:他为什么这么“宠”你?  李冰冰:一个是他觉得我非常了解自己,另一个是我认为他看到我有那么多杂志大片,而且我都已经接拍的广告已经非常国际化了,所以他信任我对自己造型的判断。12下一页

软件
心情随笔
机床配附件及维修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